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导购

乡村春事好疯狂她拽着我小兄弟就躺倒在草地网络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0-10-18

乡村春事好疯狂 她拽着我小兄弟就躺倒在草地上

【--内地】

乡村不像城市,那么人多眼杂。在那田野上,草地旁,乡村春事也就自然而然的发展起来了。这不就在那路边草垛上,又是一场乡村春事正在上演。而这场乡村春事的主角,却是白杨镇高三男生阿岩和他那同班小对象。就在他对象摔倒后,看着那无意中乍泄的春光......

乡村春事

红枫村的风景很美,比风景更美的是一个姑娘,她的名字叫玲儿,她总是穿着时尚的服装,尽管同样的牌子,城里要卖好几百,但她只需花几十块钱就能买下来。外面看上去差不多,但洗上一两回水儿,就不怎么好看了,冒牌货永远就是冒牌货的。但玲儿是美人却是全村老小有目共睹的。她今年刚满十八岁,在白杨镇上高三,成绩也还不错,是班长。可是,自从高三下学期,她爱上班上的同村男同学阿岩后,她和阿岩的成绩都直线下降了。

她们相爱得真不是时候!

爱上阿岩其实是由来也久,全村就他俩人在白杨上高中,每周星期天回家背粮时,玲儿总是和阿岩一起赶车一起回村,上学,自然也要走在一起。

一路上,有意无意,憨厚老实的阿岩总是处处关心和照顾着玲儿,大哥哥一般,事无巨细体贴入微。

乡村春事

尽管阿岩只比玲儿大三天,但哪怕三个小时也是大。私底下,玲儿叫阿岩哥,阿岩叫玲儿妹,叫的时候声音都不大,对方刚好能听到,那甜甜的、柔柔的声音,像蜜一样灌进对方的心田,一片浓浓的爱意便气场一样弥漫在两人的身边。

但有第三人在场的时候,他们就正规起来,有时候还故意板着脸,漠视对方的存在,但两人的心儿却几乎跳着一个节拍。就这样,她们俩在青春期的冲动中产生了甜蜜的初恋。

两人几乎就是形影不离,无论在学校里,还是偶尔回村。

那是高三即将面临大会战的前两月,两人忙里偷闲,利用半天休息时间,回红枫村背在学校里食用的粮食,结果,由于天上下了点小雨,虽然放晴了,都不是精神领袖。但乡间小路没有硬化,看着好好的,却非常湿滑,像在地上抹了油。

乡村春事

走在前面的玲儿,一不小心踩滑了,一下摔倒了,还把牵着她手的阿岩一起带进了路边的沟里去。好在那沟不光不深,仿佛上天有意的安排,还铺着厚厚的杂草,玲儿先倒下去,失去重心的阿岩随后就倒在了玲儿的身上,两人的胸部紧紧地压在了一起。

摔着没?玲儿妹。阿岩想从玲儿的身上爬起来。

没有,阿岩哥,你呢?玲儿真的没有一点疼的感觉。倒是让阿岩压着她发育完好的胸部,那种愉快的感觉像电流一样在她的全身一波又一波地游走。

玲儿一把抱住了阿岩,不让他从她的身上离开。

阿岩似乎明白了什么,他们平时除了牵手,还从从来没有这么紧紧地搂抱在一起过,顾不了那沟里杂草上还有的水珠儿,玲儿居然无法自抑地颤抖起来。毕竟是年少气盛,这一压两人之间便如同天雷勾动地火,再也忍耐不住了。

她说:阿岩哥,我不要你离开我。声音颤抖得厉害,两只手也放肆地摸向阿岩的腰际。

天气比较热,二人穿得本来就不多,阿岩已经感觉到他的胸部下面有软绵绵的东西被他压着。

玲儿已经闭上了眼睛,嘴巴微张,红红而又性感的嘴唇,像两瓣盛开的花儿,她在期待甘霖雨露、最好是暴原标题:北京:遇大风天气保洁员将全员上岗除白色污染风骤雨。

阿岩终于失去了理智,他的两只手放肆地在玲儿的胸部上揉搓起来,两人的嘴巴和舌头也很快连结到了一起,电力还在加强,二人都进入一种全新的状态,他们什么都不想了,喘气声像正在耕地的牛,不时夹杂着玲儿的激情之声,阿岩哥,我要你,阿岩哥,我要你,快点吧,我要做你一辈子的爱人。

乡村春事

阿岩含混地应着,他已经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说话了,他的嘴已经离开了玲儿的嘴,他的手已经把玲儿的衣服扯了下来,嘴巴在向下面移动,接着他又扯下了玲儿的裙子。在一声尖叫中,阿岩进入了玲儿的身体,遗憾的是,不知是阿岩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没有经验,还是太过紧张,他刚一进去,便一泄千里了。

二人不等激情完全消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这毕竟是在野外,都赶紧紧张兮兮地爬起来,迅速穿好了衣服,尽管玲儿的身上沾满了杂草和雨水,但她却很是开心的样子,阿岩穿好自己的衣裤,还不忘为玲儿清理她头发和衣服上的杂草。

二人收拾停当,又重新回到了路上。还好,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个路人。两人又手牵着手向红枫村赶去。阿岩似乎不太放心,把玲儿的手牵得更紧了。

本文来源:

推荐访问:乡村春事txt全集下载

荆州哪里的白癜风医院专业
佳木斯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止咳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