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风范烈第三章林玉雪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6

风范烈 第三章 林玉雪

亚湾村是华夏极北的一个xiǎo山村,在南方,八月末还是炎热的天气,可在这里,气候已冷,树叶都已经枯黄。

在亚湾这个地方,再也没有比林玉雪丑陋的女人了。林玉雪的爹娘在十年前相继去世,孤身一人的她直到现在还没有结婚。如果不看林玉雪的脸,她倒是有着一个不错身材的女孩儿,一头乌黑的长发,垂到腰身,前凸后翘。与那些电视上的模特身材相比,虽説丰满了一些,可更为耐看。

林玉雪的脸,却把她身材的美感破坏的干干净净。就算是在白天,猛然见到林玉雪,也会让人吓一大跳。

她的脸上有一道极深的伤疤。从左边的眉心处顺着脸颊划到鼻端下,又折向整个左脸,到了左耳边。

林玉雪的脸是xiǎo时候玩耍时,不xiǎo心跌倒,摔倒在农具上受伤所致。林玉雪的肤色白,眼睛大,眉毛就像画上去的,但这道疤把她的整个脸面毁容了。

她的脸呈现不对等的比例,左xiǎo右大,看上去有些狰狞,有些怪异。

亚湾村是个不大的村庄,村子里只有黄,安两大姓,人口大约五六百人。在这里,只有林玉雪一家姓林。没有了父母,她的容貌又丑成那样,眼看都成老姑娘了,还没有结亲。

她们家是刘德谦:管委会是管理峨眉山独户,连个商量的亲戚也没有,看来,这姑娘就这样一辈子没人要了。

现在的日子比以往,要好过很多。家家几乎都有了电视,洗衣机之类的现代用品,电脑也在这几年普及到了家中。

林玉雪也买了电脑,她在上,推销自己做的葡萄酒,倒也买的不错。

林玉雪在农闲时,也喜欢在上发表些作品,只是初中文化的她,把写作当做一种爱好。

出售葡萄酒的钱,是林玉雪的主要经济来源,就如这村子里的所有人一样,地里的耕种,只是可以让自己吃饱饭。

出售葡萄酒的收入才让林玉雪这一个孤身女子,过上了大多数亚湾人那样的现代生活。

亚湾村种植着大量的葡萄,这个村子,都以酿造葡萄酒做为自己的重要收入来源。

看着挂在葡萄架上的葡萄,林玉雪知道,这批葡萄注定自己不可能酿造它们了。

涵盖智能硬件、内容、云服务而乐视从电视到做再到投资酷派 林玉雪在半年前,知道了自己得了一种病,这种病的名字叫做肺纤维化,这是一种不能治愈的绝症。

医院的大夫告诉林玉雪,这种病现在还没有治疗手段,只能保守治疗,也就是尽可能的延长患者的生命。

肺纤维化是指肺的换气能力渐渐消失,肺体变硬。患者会慢慢的呼吸衰竭而亡。这种病的最后,病人因为得不能足够的氧气供应,会十分痛苦。

查出自己得了这肺纤维化,为了确诊,林玉雪又查了一次。

再次确诊她的病还是肺纤维化后,林玉雪想了想,就把上一年酿造的葡萄酒装瓶出售。

在其中的一个软木塞中,她放入了自己写的一张字条。她的笔名叫做赫本。

因为那样 就没人抢了。 ……西游记告诉我们在母亲去世的那一年,林玉雪才十六岁。父母的相继离世,让林玉雪大受打击,她在办完母亲的丧事后,就想随母亲而去。

她再没有了生活下的勇气。

脸部的伤疤,让她自xiǎo就受到别人惊讶和害怕的目光,自从那一次跌倒,伤好后的林玉雪发现,自己再也找不到玩伴了。

渐渐的,林玉雪的性情变得孤僻起来。

父母都没有了,还有谁庇护自己,父母都走了,自己为何还要留在这个世界上,林玉雪有了死意。

就在她决定结束自己那才十六岁的生命时,却发现了母亲写给他的一封遗书。

遗书中母亲写到:

“雪儿,娘把你自已留在这个世界上了。娘走后,雪儿,你可要坚强。每个人,都有他存在的道理,你可千万不能做傻事。你的出世,带给我和你的父亲多大的快乐呀。咱们一家,曾经是那么的美满,幸福。你永远是我和你父亲心目中那漂亮,乖巧的女儿。雪儿,娘走了,你不要伤心,雪儿,你要记住,你既然来到了这个世上,就要珍惜自己的生命,坚强些!雪儿,娘和父亲会为你祝福的,愿你的一生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看着母亲写给自己的遗书,林玉雪泣不成声,伤心的不能自已:“娘,你是怕女儿会跟着你走,特意写了这些话让我看。这是你的遗言。娘,你既然这样説了,你放心,雪儿会好好的活下去的。”

从十六岁直到现在,经过了多少的艰难辛苦,忍受了多少的惊讶和好奇的目光。十年了,母亲已经去世十年了。

知道自己得了不能治愈的绝症,林玉雪心中已然有了离意,就像十年前母亲去世那次一样。

等到葡萄园中的葡萄成熟之后,自己就去找自己的父母,十年了,她很想他们。

唯一的遗憾就是在自己的这二十六年的生命中,还不知道男女之间的爱情是一种什么滋味。

她在装葡萄酒时,不知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林玉雪把一张纸条放进了那个木塞内。

也许有人能看到自己的纸条,也许没人注意。

大雪山天池是自己家乡北面那一座最高的山峰——大雪山dǐng部的一个水面。

以前大雪山还喷发过,它是一座活火山。那已经不知是多么久远的事情了。

就在那里结束自己的生命吧。本来,自己想挣一些钱,去做整容手术的,可惜,等不到那天了。

看着周围的景色,林玉雪轻叹了一声。也许,以这样容貌去见爹娘,他们会很快认出自己的女儿来的。

看着自己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家,她眼睛中露出一股伤心。良久之后,林玉雪挎着一个背包,离开了亚湾。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

范烈看到了纸条上的字后,心中一惊,看字体语气,这应该是一个女子所写。她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范烈把红酒的瓶子拿起来,看了上面的生产日期,这瓶红酒已经生产出来两个月二十多天了,还有四天的时间不到三个月。

范烈觉着自己应该做diǎn什么,不能眼看着一个生命就这样逝去。瓶子上有号码,下了楼,范烈找到一个公用的,拨通了。

一首彩铃歌曲响起:你走了,留下寂寞和我对坐,无话可説,我剩下什么,静静的,那些幸福我都记着,,,,,,

无人接听。范烈想了想,又拨通了这个。

一首不一样的彩铃歌曲响起:你哭了吗,像我一样累了吗,坚持好久却要放下,无力逞强,只剩害怕,你累了吗,像我一样哭了吗,,,,,

还是无人接听,不行,自己要找到这个厌世的人,救人性命,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范烈去找了房东,这是一位面目和善的大妈。她见范烈找自己,就笑着问道:“房子住着还好吧,有什么事吗?”

范烈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大妈,我和您商量一下,我交给您的房租,可以退给我一个月吗,我有些地方要用钱,一时接济不上,你放心,有钱了,我马上补给您。”

一天后的上午,范烈来到了亚湾,这是一个北方的山区村庄,满眼的黄色,显示这里已经到了秋季。

经过讯问,范烈在村中人好奇的眼光中走到了林玉雪的葡萄园中。

亚湾村里的人告诉范烈,他找的林玉雪前一天的早上出去了,她的家是一座陈旧的房屋,房屋的旁边是一片没有收摘的葡萄。

秋风吹起,枯黄的葡萄叶子沙沙做响,像是在向范烈説着什么。

范烈又向村民问了大雪山的方向,范烈快步向大雪山走出。

林玉雪离开家后,又去了这个世界上对她还有些美好记忆的两个地方。现在,她到了大雪山山dǐng。

林玉雪站在大雪山山dǐng,看着那极为宽阔的天池水面,这二十年来据介绍的一幕幕画面,从她的脑海中闪过。

“爹!娘!雪儿来找你们了。我们一家马上就会见面了。娘,我听了你的话,十年之后,却还是要做你説的傻事儿。”

范烈远远的看到一个极美的女子身影站在天池边上。看她的样子,就要往下跳。

范烈可不会游泳,情急之下,范烈大喊:“喂!不要跳!我想这一世与你成为朋友!”

济南哪白癜风医院好
通化白癜风医院哪好
硝苯地平疗效为什么会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