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品牌

将军令第六十六回修真界来人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将军令 第六十六回 修真界来人

而正是这种运转就可以演化出现在的这个阴阳无极炼魂阵,其实这个阵法本名并不是这样叫的,它应该是五行反天混元阵。[燃^文^书库][]s520om顾名思义就是通过正反五行大阵演变出来的混沌空间,也只是形似而已就连一diǎn皮毛也算不上。不过就算如此也可以看出这个布阵之人有着如何聪慧的大脑了,肯定也是名操一时的绝世天才。

宇文昊然静静地呆在原地,他已经找到了阵眼,不过凭他的力量一时半会是不能收取镇压之物的,破坏就更是谈不上了。如果他敢对那镇压之物发出攻击,大阵立刻就会被启动,到时接待他的就是铺天盖地的伪四极之力,他可不想让自己消散在这个冒牌的混沌空间。

他在等待时机,等待最佳的出手时机。他只有一次机会,必须将那件宝物瞬间击撞脱离阵眼,只有这样才能让阵法失去能量供应,阵法也将随之告破。

就当他在静候机会到来的时候,却是不知道阵外迎来了几个特殊的人。他们是一女三男都是遁着一柄流光溢彩的宝剑而来的,他们的到来却是让阵外各个门派的人中掀起了一阵骚动。尤其是对那些二三代弟子的心理造成了巨大的冲击,现在他们才终于明白原来这世界上并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样简单,在他们自以为是的实力至上还存在着一群是他们难以企及的人,这些人就如传説中的神仙一样死死地压在他们心头。

这四人原来就是各门派迎来的修真界的前辈靠山,他们起初只是来确定下消息,顺便告诉他们这些世俗界的附属一个消息,就是修真界的一些散修已经知道了魔将的消息,他们很有可能会私自来到世俗界抢夺上古血脉。

不想却是知道了宇文昊然已被困入阵中的消息,只不过在最后却是出现了一些变吓人的宝塔下囚禁着魔鬼的灵魂。故,他们竟然失去了对大阵最重要的核心的掌控,一时半会却是对此束手无策了。

各门派的掌门4月16日也都齐聚一处,先天境界以上的高手也都列位一旁,他们都是一脸兴奋的看着那四个神仙一般的存在,心里都在想着要是他们能给自己一丁diǎn的好处,那么自己将会从此改变命运了。

这四人其中的那个每天清3遍左右女人和一个年轻男子就是当初出现在峨眉山巅的俩人,她就是慈航净宗的妙境峰峰主白怜,而世俗界的峨眉别院就是附属在她的掌管之下,不过一般情况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她们都不会插手的。那个少年则是她的徒弟,也是她们慈航净宗天龙峰峰主燕无极的儿子燕正奇。

另外俩个男的一个是蜀山剑派的李重山,在世俗界崆洞派就是他们的附属。剩下的那个则是天魔宗的大长老血手灵屠欧截子,他们在世俗界的势力也是最大,万骨门、邪灵宗、红月门都是他们的附属。

欧截子的火气却是四人中最爆的,与他阴沉奸猾的外表一diǎn也不相配,只见他横眉立竖一双三角眼中射出阵阵寒光,阴寒阵阵的声音响起,四处站立的跟门派的高手就如身处九天寒冰之中一样。

“白怜道友,你説説咱们现在应该咱们办?这阵法可有解决之法?毕竟这是你们慈航净宗拿出的,你们的发言权最大,李道友你是对吧?”

李重山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着看了白怜一眼,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想法。而白怜则还是那样一副恬淡的笑容,让那些各门派的男人都是忍不住的想要盯着她看,就连红月门的宁红月那对姐妹花也是被她比了下去,在她面前她们就如鲜花下面的绿叶一样,只能是甘为陪衬。

“欧截子道友,此阵虽是我派所出,但是那也不过是门中先辈早年无意间所得,并不是我们自家所创,所以我们也是只有最简单的控制之法,关于阵法的一些关键之处也是不得而知,所以此次出现如此变故我们却也是毫无办法。”説完就不再理会他,而是闭起了眼睛。

白怜的如此説辞却是让欧截子毫无办法,不过他却是不会如此罢休的。只见他转向李重山阴阳怪气的説到:“李道友,你就不准备説diǎn什么吗?你们蜀山剑派的阵法也是赫赫有名的,难道你就没有什么独到之处的见解吗?”

李重山的脸上露出丝丝笑意,仿佛欧截子的话语很是中听一样。不过他的心里却是骂开了花,欧截子如此做法明显就是想要他们俩家出力,最后他自己独得好处,却是打得一手好算盘,不过他们也不是什么善茬,肯定不会做出如此出力不讨好的事情。

“欧兄,此话却是有些夸大之嫌。本门虽説有上古传下的两仪微尘大阵,但是那只是本门开山祖师白眉自道德上清圣人手中所得,本门历代之中对于阵法一道却是不甚精通,而白师姐她们的那个大阵却是非同一般,岂是我能窥视一斑的?”

听到李重山的反击,欧截子的脸上很是难看。很明显他们俩派都是沆瀣一气,都不愿多出力。如此一来整个大帐里充满了压抑的气氛,让他们这些各大门派的人都是不敢大声出气,生怕惹恼了这四个犹如神仙一般的存在。

过了好半晌还是峨眉派的掌门九绝师太开口打破了僵局,她的心里却是有些着急,只怕再这样拖下去却是会给宇文昊然逃脱的机会,也是不得不出声求助。

“师叔祖,俩位前辈,如此下去却不是办法,弟子只怕时间长了宇文昊然会破阵而出啊,到时要是被他再次逃离想要对付他可就难了,我想咱们还是想一个办法将大阵启动。”

説完九绝师太就低着头,她不敢看白怜的表情,深怕自己随意所言会触及到她的底线。可是如果自己什么也不説又不是办法,毕竟还是对付宇文昊然得到精血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

白怜看着九绝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她很是生气九绝竟然敢不经她的同意就随意发言,再説现在是她们三大修真门派谈判的时候,哪是她一个xiǎoxiǎo世俗界蝼蚁所能插嘴的。不过此时她却是不能对她做出惩罚,那样就会暴露她内心的想法,要是让李重山跑到了欧截子的那边,那么自己所得的好处将会变少,甚至是一diǎn也得不到了。

而欧截子的脸上则是展开了笑容,在他的心里已经将会搭载WP8系统和拥有更出色的硬件规格。叫板GALAXY Note系列过去诺基亚对于大屏智能的态度比较冷漠快要笑疯了。还是峨眉派的这个xiǎo尼姑会做事啊,如此一来白怜却是不得不表态了。不过他却是明显低估了白怜的智商,也是低估了那个阵法。

只听白怜一声娇笑,开口慢条斯理的説了起来。

“呵呵,九绝我看你是多虑了。要知道咱们的这个阵法就是在修真界也是赫赫有名的,虽然在防御之上比不过他们蜀山的两仪微尘大阵,但是那毕竟是属性不同,咱们这个大阵的主要用途就是困人、逆反先天,而且最核心的那个阵法却是有一件法宝自身演化出的,就是度劫后期的修真高手在没有灵宝的前提下也不见得能破开此阵,要知道此阵可不是光凭暴力就能破除的,如果他要是想暴力破阵的话那将死的更快,难道説他的实力有如此之高吗?”

听到白怜的如此説话后,众人的脸上都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不过李重山和欧截子的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白怜如此説辞如果要是真的的话,那她们慈航净宗就是很明显的想要独吞好处,因为他们都不相信她们慈航净宗没有控制大阵的办法,她们就是在故意拖延时间,説不定此时已有大批她们的人再往这里赶来了。

想到此处李重山和欧截子相视了一眼,脸上都是凝重的神色。随后俩人都借口有事离开了大帐,却是都在想门中求助。

而将众人都打发了之后,白怜冷冷的看着九绝,挥手在大帐里布下一个隔音结界。

“你好大的胆子,是谁允许你私自开口説话的,你知不知道就是你的一句话让他们俩个门派联合起来了,难道我就不知道你所説的那些吗?还是你觉得我很愚蠢?”

九绝看着白怜那寒霜满布的俏脸,心里一阵后悔。她却是经历多年来的掌门之位,养成的一种高高在上的习惯,总是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是最聪明的,却是没有想到她面前站着的这人可都是活了好几百年的,思想见识不知道比自己多了多少,很显然自己当时的随意一语却是坏了大事。

九绝噗通一下就跪在了白怜的身前,俯着身子不住的磕头求饶。

“师叔祖,弟子错了,弟子一时着急就犯下大错,坏了师叔祖的算计,弟子恳求师叔祖责罚。”

白怜冷眼看着九绝那不断起伏的身子,只见隐藏于道袍之下那完美的曲线不住隐现。她的嘴角翘起露出一个阴险玩味的笑容。

“惩罚你,那时当然必须要惩罚的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亲自出手处罚你的,就由我的徒儿正儿代我行刑吧。正儿,九绝可是一个风韵美人啊,出手可不能太重啊,要懂得怜香惜玉知道吗?”

説着就对燕正奇抛了一个媚眼,然后风情万种的娇笑着离开了大帐。只留下满脸奸笑的燕正奇,色色的盯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九绝师太。

成都治妇科医院
湖州包皮过长治疗多少钱
长春哪里有专业的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