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评测

崇祯重征天下第六百五十五章郎情妾意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崇祯:重征天下 第六百五十五章 郎情妾意

由于朱由检入情入理的演讲,对杨茂林案的重拳处置,得到了第三团广大官兵和百姓的坚决拥护.

在这之后,朱由检又在庆阳停留了两天.一方面是继续处理此案相关人员,结果是郝永忠负有失察,军衔由中校降至上尉;为杨茂林放风的几名秦兵,也被重责一百军棍,其中动手打人的一个则被开除.

借着查处这个案子的机会其野蛮生长的玄机并非深奥莫测。首先,第三团从上到下,迅速开展了一场查处违犯军纪的行动.有不少违纪的军官和士卒受到此案的震动,主动承认了自己违纪的行为:有去店家吃饭不给钱的,有欺负新兵的,也有嫌训练艰苦,故意装病不出的,加起来竟有几十件之多,皆被按律惩处,同时对受害的百姓赔礼道歉,做出相应的赔偿.

经过此次事件,第三团原来稍显自由涣散的风气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对秦王朱由检的更加爱戴,对百姓的更加忠诚和对军人荣誉的更加珍惜.

朱由检的心情这才稍稍好了些.第三天清晨,他准备离开庆阳赶往鄜州,对李来亨部进行改编,郝永忠等第三团的将士都依依不舍地送出城来.

看着这些天来情绪受到打击,显得有些憔悴的郝永忠,朱由检诚恳地勉励道:"郝团长,古语有云:知耻近乎勇.有diǎnxiǎo挫折不算什么,只要你们全团一心,杜绝违犯军纪的行为,同时在战场上一如既往地勇猛作战,降的军衔还能升回来,你郝永忠仍是秦兵中的猛将,第三团也还是秦兵的主力团."

紧接着朱由检又凑到郝永忠耳边,压低声音道:"还有,这段时间抓紧训练,复套之战,本王还打算让你的第三团当主力呢!"

郝永忠感受到朱由检的信任,激动得轰然跪倒,大声吼道:"殿下,第三团肯定不辱使命,否则您砍我的脑袋!"

即将分别之时,王氏父女突然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拜倒在朱由检的马前道:"殿下,听人説秦王庄是个好地方,而且现在正招募工人,您能不能大发善心,把俺们也带过去?"

朱由检沉吟片刻,心想二人虽未明言,其实那意思也很清楚.毕竟xiǎo凤被糟蹋的事,十里八乡都知道了,各系辅导员开始逐个寝室核查人数虽然这不是她的错,可在这个时代,女子便是最大的罪过,他们父女如果还在这待着,恐怕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就更别説给xiǎo凤找婆家了.这是秦兵闯的祸,自然应该对人家负责到底.

因此朱由检便笑道:"也好,那就随本王一起赶路.你家的地也不要扔了或者卖了,租给秦兵屯田,每年还能收些租金.到了秦王庄,那里没人认识你们,你们父女各自找个工作,过段时间再为xiǎo凤説个亲,日子不就又好起来了嘛."

王三与xiǎo凤自是千恩万谢,朱由检一行便启程向东,赶往下一个目的地鄜州.

鄜州就是前他们是: 一。中国职业装产业协会移动客户端(APP)2014年3月正式上线世的陕西富县,在庆阳正东,泾阳正北,三地各距三百余里.路上无话,负责护卫的三营全是骑兵,没了百姓和温体仁,周延儒拖后腿,行军速度自然极快,一个昼夜就抵达鄜州.

离鄜州城还有三十里,李来亨就得到消息,亲率千余骑兵来迎接.在秦兵诸将中,性格最讨朱由检喜欢的就是这个古灵精怪的李来亨,因此众人相见也是格外亲热.

哪知李来亨一眼看见了xiǎo凤,登时两眼发直,死死地盯着人家,呈现出一种半痴呆的状态.xiǎo凤又羞又怕,直往朱由检身后躲.朱由检初时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当搞清楚李来亨是被xiǎo凤的容貌所吸引后,登时勃然大怒,二话不説就抽了李来亨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嘴巴.

李来亨颇有些委屈,但也不敢做声,只得跟在朱由检屁股后面灰溜溜地返回鄜州.倒是xiǎo凤有些过意不去,毕竟人家只是看了自己两眼,又没做什么,就平白无故地挨了顿打,她还觉得是因自己而起,因此还对李来亨报以一个歉意的微笑.

这下李来亨又满血复活了,一路上不停地向朱由检夸耀自己如何作战勇敢,训练刻苦,又立了多少战功,实则却是説给xiǎo凤听的.xiǎo凤见这位年轻的将军眉飞色舞,敬佩的同时又感到十分有趣,也不或许也是黄宏生愿意看到的。时会心地微笑一下,更显貌美如花.

朱由检又不是傻子,岂能看不出李来亨对xiǎo凤动心.他心里一动,暗想在秦兵诸将中,郝永忠是有家xiǎo的,解胜,解勇也都由家里説了亲,只是因为战事繁忙没来得及完婚,只有李定国和李来亨没有成亲.古人讲究"成家立业",意思是青年男子血气方刚,得先成亲,让妻子把他的性子稳下来,才能在事业上做出一番成就,説来也很有道理.尤其是军人,就更要有美满的婚姻和家庭,他们才能没有后顾之忧,一心一意地为国报效.

因为秦兵中像李定国和李来亨这样的光棍还真不少,朱由检闲时也考虑过这个算得上重大的问题.但在这个时代,成亲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个观念已经在中国流行了几千年,可谓根深蒂固,可不是轻易就能撼动的.朱由检本想组织类似前世的"军民联谊会"之类的活动,让秦王庄的秦兵和纺织厂的女工自由恋爱,可是刚一提出来,两边都接受不了,强烈反对,也就只得作罢了.

但别人还好説,李定国和李来亨.[,!]都是孤儿,父母都已过世,所以他们两个的婚姻大事,理所当然要朱由检来襙心.李来亨对xiǎo凤有意,xiǎo凤看起来对李来亨也不反感,朱由检当然愿意撮合他们.但xiǎo凤的情况特殊,这个时代的人对女子的贞襙看得极重,李来亨能不能接受呢?

因此进城安顿下来以后,朱由检先把李来亨找来议事,将前两天在庆阳整顿军纪的情况告诉了他,并委婉地介绍了xiǎo凤的情况.

李来亨听罢,眼圈当即就红了,攥紧拳头狠狠地擂在桌上,咬牙切齿地道:"杨茂林这个王八蛋,他是没落在我手上,否则我非把他活剐了不可!"

沉默了片刻,李来亨又怯生生地问道:"殿下,您是想把xiǎo凤带回王府么?"

朱由检先是一愣,随即笑骂道:"你个兔崽子想到哪去了,本王已经有好几位王妃,难道还不知足么."

李来亨当即大喜,吭吭哧哧地道:"xiǎo凤太可怜了,我想照顾她,让她今后过上好日子!"

"你不嫌她…?"朱由检故意试探道.

"殿下都説了,她是受害者!"李来亨的脸涨得通红,坚定地道,"末将既然看上了她,就不嫌她,求殿下做主!"

台州宫颈糜烂治疗费用多少钱
武汉治疗阴道炎多少钱
重庆治疗阴道炎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