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师兄来了快点逃第一百二十章混战上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师兄来了快点逃 第一百二十章 混战(上)

可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原先还一副笑涡晏晏的女子,在竹竿与胖子靠近后,立即变脸,狠狠两掌就拍上了他们两人的胸膛,“砰砰!”两声,竹竿与胖子就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而出,直直撞入了后方的弟子群中还不停止,接连将三四个弟子撞下了飞剑才慢了下来。

那些被撞下去的阴门弟子自然是活不成了,但竹竿与胖子也受了重伤,惊惧交加下,竹竿边说话边往外呕血,“门……门主……为…。为什么?”

“哼,你们办事不利,害得蝶儿受伤了还敢问为什么!”

妖娆女子唇边勾出一抹极寒冷的笑容,俯视着竹竿与胖子的视线就好似看着两只微不足道的蝼蚁。

但接下去,她说出来的话瞬间便让竹竿与胖子如坠冰窟。

“我派你们来就是协助天河与蝶儿的,你们不好好按我的吩咐办事,还在这儿一味的纠缠于私怨,你们该知道这种行为若是按门规是何样的处置!”

“门主,门主,我们错了,饶了我们两条狗命吧……”

竹竿与胖子瞬间吓得牙齿打颤,那浑身哆嗦的模样,似乎对那所谓的门规比对洪荒巨兽还来的恐惧。

“咳咳……门主不如听老朽一言,这两人现在还有些用处,不如门主就暂且饶了他们两个,让他们戴罪立功。”

一个容容枯槁的老翁一边咳嗽着,一边从昊婧蝶他们身后走了我出来,他的身形太过瘦小,以至于,先前众人皆是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妖娆女子略沉吟了一下,便点头首肯道:“好吧,那就暂且饶了你们两个。”

“师父!”

谢川看着那风烛残年的老人,遏制不住的叫出声来,这干瘪而又瘦削的老头不是璇玑首座又是何人?

“师父,你,你怎么真的投靠了他们……”

谢川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最敬重的师父,他为人虽说不如释云首座一般正气凛然,但也不至于连明辨是非都做不到,师父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谢川内心震惊伤心的同时,一旁的竹竿与胖子却如闻天籁,俱感激不已的望向璇玑首座,“多谢璇玑长老,多谢璇玑长老……”

“璇玑长老?”

韩宁脸色微微一变,心上浮起一股不详的预感,竹竿与胖子对璇玑首座的称呼,还有这阴门门主与天河首座、昊婧蝶的关系,这一切的一切都透出一股不同寻常的意味……

璇玑首座慈爱的看了谢川一眼,慢慢道:“川儿,这么多年在清羽宫里,在我的心里,是一直把你当做我的亲生儿子,但是我是阴门的长老,川儿,你愿意和我一起去阴门生活吗?那定期召开民主恳谈会里会是我们共同的家,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要亲手照顾我的一切饮食起居,现在我老了,也活不了多久了,门主会好好安排我们的……”

说着说着,璇玑首座浑浊的老眼突然透出一股狂热的光芒,“川儿,和我走吧,门主现在已经从密地中得到了那件东西了,你若是此次能立下大功,用了那件东西,那你的前途就不可限量了!”

看着那样陌生的师父,谢川手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连驭剑的法诀都捏不住了,摇摇晃晃好似要从飞剑上摔下去一般。

“师父……。你……你……”

没有什么比信仰坍塌,最信任的长辈再无法信任更容易让人崩溃的事情了,谢川此时正处于这样的情绪之中,如师如父的璇玑首座竟然一直是阴门的人,现下还在劝他一同投入阴门之中,这让他情何以堪?

就连先前已经与他们交过手的释云首座与钟旻首座此时听见璇玑首座亲口承认自己的叛徒身份,也不住的叹息摇头,自己朝夕相处的朋友伙伴,此时却变成最大的敌人,这样的痛心的感觉一辈子一次就够了……。

璇玑首座似没有注意到众人投射在他身上各式各样的目光,仿佛魔怔了一般,嘴里犹自喃喃不停的自语着,“川儿,有了那东西,我说不定就可以渡过这次生死大关了,我可以继续活下去了,川儿,川儿……。”

阴门门主,妖娆无比的和静薰听得璇玑首座此话时,脸颊上的笑容也是忽而一收,美眸中一抹淡淡的不悦慢慢升起。

这璇玑首座可是门里的老人了,当年还是父亲亲自将他派去清羽宫的,原先她还敬重他这么大年纪了,还心心念念为了门里效力。

这一次,她一下命令,他就立即配合的响应天河的举动,不顾他在清羽宫如此高的身份,还亲自出面里应外合地帮了他们不少忙。门里这样忠心耿耿的老人可真是不多了,过了此事,她还打算以后好好孝敬他养老的,没想到他居然是为了那件东西……他是怎么知道?谁把消息泄露出去的?

和静薰心底默默的盘算开了,对璇玑首座也开始起了提防戒备之心,看来这东西得快点给蝶儿用了,不然落在旁人手上,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谢川完全没有注意璇玑首座口中的东西,在经过激烈的心里斗争后,本来痛苦的神情逐渐变得坚毅起来,一开始是小幅度的摇头,越到后来,动作的幅度就愈发地剧烈,“不,不,师父你疯了……。你疯了……”

璇玑首座神情一滞,“你怎么能说师父疯了呢?川儿,和我走吧,我们一起长生不老……。”

昊婧蝶终于耐不住性子,打断了翻来覆去絮叨叨的璇玑首座,拉住了和静薰的衣角,玉指直直指向韩宁,双目中隐隐有火光喷出,“母亲大人,就是他,他侮辱了我,还害了哥哥!”

“母亲大人?!”

在场的众人忍不住失声惊呼起来,在骇然的惊叫声中,所有人的目光都不断的在昊婧蝶与和静薰的身上来回梭巡,充斥着不敢置信,这两人竟是母女吗?那这女人岂不是天河首座的……。

可是据说天河首座的双修伴侣不是早已亡故了吗?只给他留下了一双儿女,那这女人又是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难道……。

连博雅主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莫非这天河首座与璇玑首座一般都是阴门派遣来潜伏于清羽宫中的?没想到一个小小不打眼儿的阴门竟然有如此气魄,安插的两人都成功的混上了清羽宫两峰首座的位置,而且这么多年,他们竟然一点都没看的出来……

那边,凉音的一张俏脸也是煞白无比,这天河首座竟然是有夫人的!可恨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来招惹自己,想想昨晚两人才做过的事情,凉音顿时感到一阵作呕,胃里翻搅起来,只是表面上还犹自强撑着,不让其他人看出端倪。

站在凉音前方的和静薰自然是没有注意到凉音神情的变化,更想不到这个柔弱的女孩儿与自己的夫君那不可告人的关系,此刻的她只关心女儿话中那害了儿子的“凶手”!

抬眸,看向对面那俊美如天人一般的少年,和静薰的脸色慢慢铁青下来,银牙紧咬,眸中只余愤恨,一字一顿对着韩宁道:“是——你——害——了——我ARM和英特尔在CPU设计方面占据领先地位——的——问——儿?”

话未落音,和静薰气怒攻心的声音突然凝滞了!

“你抓了我的丈夫!”

她的视线直直掠过韩宁,凝固在后方zǐ嫣的身上,zǐ嫣的手虽然不住地颤动着,但那架在天河首座脖子上的剑却搁的牢牢的,以从未有过的勇敢姿态走上前来——

“不错,老妖婆!你赶快放了我的师姐妹,不然天河首座即刻没命,我开始数了:一……。二……。三!”

“三”还没数完,和静薰扭曲着面容,也不知是从何处取出的长鞭,狠狠一甩,凌厉的鞭影带着呜咽般的鬼音,化作一道阴气森森的黑芒,以一个极为恐怖的速度,朝着zǐ嫣的身上甩了过去!

元婴期高手的含怒一击果然可怕!

那犹带鬼影的鞭首仿佛寒刃一般,连凝固住的时间也一并切了开来,一眨眼之间就如毒蛇一般飞缠向zǐ嫣。

“zǐ嫣小心!”

众人齐齐惊呼起来,却来不及对zǐ嫣施以援手,这一击太快了,根本容不得他们反应过来,轻灵的鞭影一路带着刺耳的音爆之声,扑袭的时机既阴狠又卑鄙。

“啊!”

许多被困在阴门弟子中的清羽也为我带来了经验上的不断提升和对疾病更早期萌芽规律的把握。宫女修忍不住尖叫起来,还有不少直接捂上了眼睛,不忍见到zǐ嫣血溅当场的场景。

“啪!”

清脆至极的鞭音响起,却不是击在人身上的闷响声,许多蒙上眼睛的女修偷偷溜开了指缝,往外觑了一眼,却愣的连手都忘记从脸上放下来了。

“咦?人呢?”

无数双眼睛在刚刚zǐ嫣站着地方盯着看个不休,却仍是空荡荡一片,早没有一丝的人影,更没有想象当中惨不忍睹的景象。

难道这小姑娘修了什么特别的法诀,会隐身不成?

“你没事吧?”

直到另一边的淡淡的询问声响起,众人的目光才齐刷刷的转向那边,一男一这次哈密瓜虫会在冒险中遇到怎样的危险呢?想要知道就赶紧进入游戏女半抱在一起,男子正在低头询问女子,那女子露出来的侧脸可不正是刚刚消失的zǐ嫣么?

可是那男子又是谁呢?

武汉包皮过长治疗哪家好
汕头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
天津前列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