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机上市

巫师起源第一百八十九章符文发展史营养

来源:  点击次数:0  时间:2021-01-15

巫师,起源 第一百八十九章:符文发展史(1)

今天,又是个晴朗的好天气,太阳初升,我和塞西莉娅坐在一个倾斜的瓦片楼顶上,瓦片下面就是坚硬的石头,这些瓦片只有装饰作用。

她趴在我背上,头在我的肩膀上和我一起看书,说真的感觉挺奇妙的,爱情在时间的沉淀过后变成了亲情,真的,就像左手牵右手,完全习惯了对方的存在,做什么都没有心动的感觉,但却很喜欢和对方呆一块儿,完全就是把对方当做家人,而非爱人,七年之痒很早就过去了,我们都能忍受对方的一些缺点。

现在的话有些微妙,像是亲情和爱情摻杂在一起,我曾经体会过一次,上辈子的时候,所以对这些比较敏感,她倒应该没有意识到————我时常和她开开玩笑,辩论一下自己的看法。

而在这个过程中,从最早期的任性,生气,情绪化,到后来的理性,相互吐槽,现在,她又开始有点撒娇了,虽然很轻微,她自己是绝对没发现的。

小说暂时看不了了,找不到好看的,我又在看和历史相关的书。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这个历经了三万年的文明沉淀下来的东西不比我曾经的祖国五千年的少说不定也赚进了“娘子和银子”。 休闲娱乐 要想让奥运村里的大派对持续高潮,甚至还要多很多。

————————————————————————————

现在的巫师文明是踩着前辈们的肩膀才能达到今天的高度,魔法渗入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带来了已经被所有人习惯的巨大便利,我们之所以能够成功的将对天赋要求高的可怕的修行法简化到今天人人都能掌握的地步,也是基于对符文的深刻认知。

修行法简化到今天仍在继续,我们在保证功效不变或提升的情况下不断的优化冥想符文结构,真正完成了“全民修行”,符文利用开发也在继续,每年都会有新成果出现。

时至今日,作为后辈的我们早已成功超越了所有的前辈,但前辈们的奋斗和功绩仍是不可磨灭的。

谨以此书,特在此向所有先驱致敬。————————符文学家?历史学教授?五环巫师,西格莫拉?汉克?亚雷亚尔

。。。。。。。。。。。

时至今日,施法者的起源历史已经不可考量,我们可以明晰的是,超凡力量存在的历史绝对比存在历史记录的几万年长很多,许许多多数之不尽的古代传说都可以证明这一事实。

当今社会上的历史学家们都相信,古代神话中的那些所谓的神灵,就是最早的超凡者。

相信大家都知道,世界上存在一种人,他们是天之骄子,先天便拥有难以想象的强壮【能量循环系统】,他们可以做到【自然觉醒】,也就是【能量循环系统】的【激活】,现代社会修行对天赋的要求非常低,而【自然觉醒】之后除了最初的那段时间不需要修行力量一样会增长,后面和其他人差不了多少,可在远古时期,那个蛮荒到修行的概念都不存在的时候,能够自然觉醒就意味着远比其他人强的,不可违抗的力量。

人们半是敬畏,半是恐惧的认为,那些人都是转世的神。

在今天2014年区政协领导班子工作总结看来这样的观他与小乔丹打出挡拆配合点无疑是可笑的,但是在那个时期的人看来,能够控制水流,能够操纵风,飞行,控制几个火把上的火焰,就已经足以称为所谓的“神”了。

神秘源于未知,就好像我们的邻居斯莫兰,那里的人称我们为“魔鬼”,“吃小孩的人”,“窃取神的力量的亵渎存在”,但是呢?我们大家都是修行者,大部分人都是奉公守法的好市民不是么,邻家的喜欢控制水的小妹妹,每天早上起来漱口洗脸之后直接从几楼窗户跳出去飞向工作岗位的棒小伙,他们邪恶吗?

不,当然不。

那时的很多事情,现在看都有些可笑,可就是有他们,才有今天的我们。

并且一层部分区域已经开始进行封闭装修;二层部分服装品牌关停。 大部分资料都已经遗失在历史长河中,无法考据,无法修复,幸运的是我们仍然保有许多关键性的【证据】。

在首都博物馆里,就存放着一块雕刻有最早期的符文的古物,它的外表简陋到极致,但它应该就是现代符文学的起源之一,这个符文石上的符文异常的复杂,复原后的效果却低的可怕,甚至比不上一个刚激活力量的七岁小孩儿。

专家们大致可以推断出,那粗糙到极致的符文结构,应该是原始施法者们按照体内能够感知到的力量本能运行的【能量循环系统】运行轨迹刻画的。

它能够轻微的控制火焰,不过效能不稳定,不至于爆炸,但容易出现各种问题,符文极易损坏,靠当时的技术应该无法修复,是一件制作耗时漫长,性价比极低的一次性用品。

这就是有记录以来最原始的符文,用我们的要求来看,这简直就是个小孩子的玩具。

但是第一个制作这东西的人已经足够了不起了,他想到了其他人所没有想到的事情,他绝对不知道,自己有多么了不起。之后的符文,差不多都受到了它的影响,它差不多应该是五万年前的物品。

从今天发现的甲骨文翻译文本来看,符文石最开始只是作为一种仪式道具。

它在最开始效能太弱了,根本没有任何杀伤力,只是被作为一件与大自然沟通,祈祷好运来临的玩意儿,这在现代人看来实在是有些好笑。

但技术都是一点点的累积下来的,我们今天的技术也是从原始和蛮荒发展起来的,用今天的标准来衡量原始人类的技术实在是有点不怎么厚道。

其他许许多多的样品也同样十分有趣,年代稍微比第一块符文石晚几千年,在一个洞窟中被发现,可以很明显的看到的是,这些符文石明显的有参照第一块的模仿痕迹,不过上面故意少画了几笔,似乎是在有意识的简化,尝试着去掉多余的冗杂部分。

那时没有现在的技术,那位老死在洞窟中不知名古代人类选择了不断的尝试,也就是所谓的穷举法。

他似乎将一生的时间都花在了这一件事情上。

最后人们找到的样品数量完全无法准确计算,初步估计,总数多达三千以上,至于到底有多少,无从得知。

————————————————————————————

时间过得很快,我们现在才意识到已经过了午饭时间。

有句话说得好:以史为鉴,可以知今人。

我很喜欢读这类书籍,可以说是来者不拒,塞西莉娅维持着趴在我背上的姿态,最后好像是觉得不大舒服,干脆躺下了,把头放在我的大腿上,感觉蛮不错的,摸着她的头发的时候,听见呼噜噜的声音,我总有种自己在养猫的错觉。

现代魔法符文体系正是在一代代人的努力下建立起来的。

就像曾经的那本《巫师世界历史》,我发誓我会看完它。

兰州治疗男性功能障碍多少钱
太原白癜风医院
广州治疗包皮过长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