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机知识

破解诸天第十七章最好与最坏搭配

来源:  点击次数:2  时间:2020-05-21

破解诸天 第十七章:最好与最坏

龙小炮摇了摇头,迈步进入了黄班所在的孤殿,一进入孤殿龙小炮就发现自己错了,光看孤殿的外表,感觉凄凉一片又破旧不堪,原本以为殿内会更加凄凉和狭窄,却没想到殿内空间却远超其本身的体积,殿内灯火通明,在不远处三三两两的身着蓝色长袍的在校场上相互喂招,呼喝之声不绝于耳,但更多是身着蓝色长袍的学员盘坐在空地上,彼此谈天论地,好不快活。

龙小炮望着仿佛一方小世界的黄字班级瞠目结舌,迟疑着不知道怎么办。

“嘿,小炮学弟,我带你去报道吧,我正好把自己的事情弄完了。”不知何时,夜子涵来到了龙小炮的身边,和蔼的拍了拍龙小炮的肩膀。

“那就有劳夜学长了。”龙小炮闻言松了一口气,自己正愁下一步该怎么做,夜子涵就出现了,好人呐。

“小炮学弟,你将长老给予你的黄字令牌给我,我帮你看看你所在的班级具体在哪。”夜子涵温和的笑了笑,拱手还礼道。

龙小炮点点头,从怀中掏出长老给予的黄班令牌,递了过去。

夜子涵接过令牌,神识浸入其中,良久之后睁开眼睛,眼神怪异的望着龙小炮,口中欲言又止。

龙小炮见夜子涵神色怪异,剑眉一挑,开口问道:“怎么了,为何夜学长你这幅表情?”

“咳咳,没啥,就是在感叹你运气太好了。”夜子涵抽了抽嘴角,将令牌还给了龙小炮。

“哦?此话怎么将?”龙小炮默默的收起令牌,询问道。

“唉,跟我来吧,我带你去,在路上慢慢给你说。”夜子涵叹息一声,带领着龙小炮向宫殿深处走去。

“怎么跟你说嘞,说你运气好,那是因为你被分配的班级是现在所有黄字班级内资源最好的班级,同时也是最差的班级。”夜子涵脚步不停,缓缓说道。

“什么意思?”龙小炮更加不解了,还有这种说法?

“咳,说它好呢,是因为他的资源最好,所授课的老师也是黄班最好的,你知道为什么资源最好,但我为什么又说它最差呢?”夜子涵脚步仍然不停,声音继续环绕着龙小炮,嘴角含笑的望着龙小炮。

“听你解释了最好的原因,我想我知道怎么回答你的问题了。”龙小炮思考了片刻,对着夜子涵笑了笑,没有丝毫的慌乱。

“哦?!那能给学长我解释解释吗?”夜子涵诧异的停下脚步,回身向龙小炮问道。

“前面你说过,这个黄班大部分是学院绝一些大佬的子嗣,他们或多或少因为身体或者性格的原因不能修炼。或者不愿修炼,学院无奈之下就开设了这个班级,可以说这个黄班其实是为了学院大佬的子嗣而开设的,是也不是?”

“嗯,的确如此。当初学院对于这个问题也很头疼,迫不得已而为之。”夜子涵眼神亮了起来,越发期待龙小炮的回答了。

“而我所在的班级夜学长你说是黄班修炼资源最好,所授课的老师也是黄班最好的,那就说明了这个班级绝大部分是学院大佬的子嗣甚至可以说占据了百分之九十,而且这些子嗣背后的大佬等级在学院等级还不低,对也不对!?”龙小炮笑了笑,这一刻仿佛福尔摩斯附体。

“没错没错!”夜子涵疯狂点头,眼中的神采越发浓烈。

“说是最差,说的是学习环境吧,是对我们这些背景微小,甚至全无背景的贫民学员来讲的吧,身为学院大佬的子嗣必然眼高于顶,必然对我们这些平民学员无比排斥,甚至以戏弄平民学员为乐,毕竟都是学院的废物嘛。”龙小炮长呼了口气,把夜子涵眼底的震惊尽收眼底。

好可怕的推理能力,仅仅从我的三言两语就推出了事情的全部真相,简直让人感到惊悚。

“你…你说的就是我想说的。”夜子涵咽了咽口水,强行压下心中的震惊,缓缓开口道。

“哼哼。”龙小炮笑了笑,嘴角的弧度缓缓变大,我可是把福尔3、前期外联以址为重点摩斯探案集看了好几遍的男人啊。

“你既然知道了那你打算怎么做?”夜子涵保定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发布特别通告又继续往前走,声音从前面飘来。

“人不惹我,和平共处,人若惹我,往死里打,打到他们疼。”龙小炮嘴角角一列,有些腼腆的说道。

夜子涵回身望去,望着龙小炮腼腆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知道龙小炮说的疼绝不会仅仅止步于字面上的意思。

夜子涵摇了摇头,还是赶紧把这小子带到地方吧,反正有问题也是他们头疼。

夜子涵沉默着,脚步却越来越快,观察着龙小炮的一举一动,龙小炮似乎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夜子涵的小动作,无论夜从最近的曲线图上来看子涵如何变速,龙小炮仍就不紧不慢的跟着夜子涵,一脸好奇的欣赏着殿内的风景,夜子涵一脸吃惊,这小子修为也相当不俗啊,这个年纪这种修为怎么会被送到黄班的?夜子涵心中对龙小炮有些好奇。

随着龙小炮的不断深入,他震惊的发现,这方孤殿远比自己想象的远大的多,其面积几乎达到了地球一个三线城市的大小,这就让龙小炮有些吃惊了。

“切,少见多怪!不就是利用了弥虚纳界的手段嘛,凡人就是凡人。”龙小炮脑海中突然响起了稚嫩的童声,却很好的解释了龙小炮心中的疑惑。

“纳菲波尔?!”龙小炮一惊,随机转惊为喜道。

“干嘛干嘛,是不是想念伟大的波尔大人啦,也难怪,本座的神辉毕竟不是你们这种凡人都够抵挡的。”脑海中纳菲波儿一脸自恋的挥了挥爪子,撩了撩额前并不存在的触须。

“雾草,这孩子要讨打吧。”龙小炮闻言脑门垂下几缕黑线,

学校曾安排专人为当时现场目击的同学做过心理疏导。学校在新学期开学后组织各院系班级的学生辅导员开会

就在龙小炮正准备行动时,夜子涵停住脚步转身对龙小炮道:“到了,你把你的黄班令牌交给问口那个老头就可以了,喏,就是那个看见没?”

龙小炮循着夜子涵指的方向看去,一位身着深蓝色长衫的白发老人端坐在那里,鹤发童颜,双目锐利的看了过来。

龙小炮只觉的双目刺痛,眼角泪水不由自主的流出,赶紧底下头,心中骇然,好锋利的眼神。

望着长衫老者望过来的眼神,夜子涵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赶紧打了个哈哈:“林老您好,林老您忙,林老再见!”转身溜之大吉。

首大医院崔卫新
保定治疗牛皮癣医院
合肥长淮口腔中医医院电话
什么原因导致动脉硬化
九江白癜风医院
子宫内膜炎症状表现